大刀王五的青龙偃月大刀 竟然最后进了炼钢炉! - 世界之最
世界之最,未解之谜,UFO外星人,怪异搞笑,图片视频尽在最有料分享网

世界之最 > 奇闻异事 > 大刀王五的青龙偃月大刀 竟然最后进了炼钢炉!

大刀王五的青龙偃月大刀 竟然最后进了炼钢炉!

作者:世界之最
来源:网络整理
日期:2021-04-16 00:41:38

大刀王五曾经教过谭嗣同窗习武术,然而得知谭嗣同死后,他十分悲痛,率众踊跃加入,与义和团众并肩作战,杀洋人,攻打教堂。

他本来可能不死,然而他为了100多名群中,他没有抉择镇压。死后,还是霍元甲为他收尸的!

最可惜的是,王五那把一百多斤重的“青龙偃月大刀”不断保存到1958年,在“大跃进”期间进了炼钢炉。

大刀王五开镖局!

推荐阅读:【图】大刀关胜 凭何成为梁山好汉们的最敬重老大哥?

王五出生贫寒,三岁时父亲又因疾去世。他只得与母亲相依为命,很小便末尾干各类杂活,起初又拜肖和成为师,为习武打下了松软的根底。

沧州当时最有名的武师当属双刀李凤岗。为了修习更高的武艺,王五便想拜他为师,却屡次吃了闭门羹,他就长跪李门前以示诚心,李凤岗为其肉体打动,便收其为徒。王五不负师父重望,几年上去功夫已不在师父之下。

为了把他锻炼成愈加片面的人才,李把他引荐给本人的师兄刘仕龙,一同押镖,行走江湖。通过几年的锻炼,王五告别了师父,同治十年,他先到天津,后又到北京,经人引见到了一家镖局当了镖师。

光绪三年,王五应用本人的积存,加上冤家的帮忙,在北京半壁街(崇文区)自开了源顺镖局(起初迁往广安大街)。源顺镖局流动范围宽广,北自山海关,南到江苏淮安市清江浦。他规范从业,收费正当,德义高尚,生意非常红火,很短工夫内便声名鹊起。

大刀王五的青龙偃月大刀 竟然最后进了炼钢炉!

王五教授谭嗣同武艺

王五不只本行中受人尊崇,他的爱国义举更是被人们宽泛传颂。甲午和平失败后,御史安维峻上疏,力陈议和之弊,要求严惩误国者,却受到清廷的贬斥,被革职戌边。王五出于义愤毅然担负起了护送安维峻的责任。回京后,王五便在香厂筹开学堂街,名为“父武义学”。更为人们所称道和广为传播的是王五与谭嗣同的来往。王五侠义心地,与谭嗣同兄弟相称,教授谭武艺刀剑之法,二人由此建设了深沉的情谊。

1898年,戊戌变法进入高潮,谭嗣同应诏入京,任四品军机章京,参预变法。在此时期,王五担负起了谭嗣同的衣食住行和保安工作。变法失败后,谭嗣同为表白本人变法信心,觉悟大众,甘愿受捕。王五得知后心急如焚,多方打探消息,打通狱吏,还宽泛联系武林志士,密谋救谭,却被谭嗣同坚定拒绝了。

9月27日,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被刚毅监斩于宣武门外菜市口,王五得知后悲痛欲绝。为了承继谭嗣同的遗志和复仇,王五屡次组织人员停止暗杀流动,终未果,使王五镇压清廷的信心自此愈增剧烈。

1900年,义和团反帝爱国静止在南方兴起。王五率众踊跃加入,与义和团众并肩作战,杀洋人,攻打教堂。10月25日,清兵将顺源镖局团团围住,王五等人终因将遇良才被捕,尔后被八国联军枪杀于前门,死时56岁。

“青龙偃月大刀”不断保存到1958年,在“大跃进”期间进了炼钢炉

大刀王五被杀后,头被挂在城门上,家人无奈给王五入殓。天津的霍元甲据说后,只身赶来,夜里将王五的头取下、埋葬。当天晚上,霍元甲就住在王五旧居南房西侧的一间房子里。

当年王五在北京颇有威信,众人赠有“德容感召”和“义重解骖”两块匾额,挂在门的货色两侧,起初院里的人搭建屋宇,匾被取上去当了床板。门前原来有个轩豁空场,高高飘扬着源顺镖局的杏黄大旗,新中国成立当前已经被公厕占了大半个中央。

听说王五那把一百多斤重的“青龙偃月大刀”不断保存到1958年,在“大跃进”期间进了炼钢炉。

大刀王五的事迹被编入邵氏影片《大刀王五》、武侠片《一刀倾城(神州第一刀)》、电视剧《大刀王五》和李敖小说《北京法源寺》。

大刀王五的青龙偃月大刀 竟然最后进了炼钢炉!

其实王五可能不死

其实王五可能逃脱,当时八国联军清政府都没抓住他,但他的镖局里去了一百多人避难。王五怕本人跑了当前,清政府或许八国联军把这一百多口男女老少扣为人质。他把组织义和团、刀劈洋鬼子的事都担了上去,等着人来抓。清政府来抓他的时分,王五示意不镇压,但不要牵连这一百多男女老少。当时捕头说:“够条汉子,你释怀吧。”王五被交给德国军营,在西河沿儿被处决了。


--------★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水浒传梁山五虎将武功最高的,是大刀关胜,还是豹子头林冲?

关胜的欢迎大会极其隆重,所有的头领悉数到场,系数盛装,忠义厅里酒池肉林,梁山上下热闹非凡。

最近一直在钻研书法的武松自告奋勇地写了幅字,让张青和施恩给挂在大厅中间的柱的子上。有人出面制止,一扭头看到武松,就作罢了。这幅字写的是:大刀者武圣关胜也。

众人对此连连叫好,但都很克制。这是欢迎关胜的宴会,不宜对武松的字过分夸奖。每个人都做好了狠狠夸奖关胜的准备,只等宋江吴用等大哥开头,赞誉之词就会如洪水一样淹没关胜,让他窒息。

林冲坐在大厅中间偏右的位置,这是一个重要的位置,他甚为得意,不断地和旁边的徐宁说这话,聊一聊关胜的武功,还有东京一些较有实力的武将,聊一聊闪现在此刻眼前的过去的记忆碎片。

不断有人古来打招呼和敬酒,林冲不断起身,鞠躬抱拳,有时候还举杯对饮。他感觉很好,有种不枉此生的飘飘然。

随着吴用的标志性的咳嗽持续不断地响起来,大厅里安静下来。宋江伸出双手挥了挥,又往下按了按,让少数依然没有停歇的兄弟给个面子,安静下来,他要说话了。

宋江说:各位欢聚一堂,我话不多说,一共三点。

大厅里一阵欢呼声。

宋江笑呵呵地说:关胜将军是一大名将,今天归顺我梁山,我要说的第一点就是,这是我梁山的幸事。

大厅里一阵欢呼声,比上一阵欢呼更猛烈一些。

宋江接着说:大家都知道,自从我梁山扯出替天行道的大旗,已经有多位朝廷的干将聚集在这面大旗之下,他们深知jian臣当道,蒙蔽圣听,只需铲除jian党,定能还朝ye朗朗乾坤,因此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担当着谋fan的罪名,也要和jian臣一刀两段。

这样的人,前有林冲、花荣、秦明诸位兄弟,后有呼延灼、徐宁等诸位兄弟,如今关胜兄弟上山,更是让满朝武将都看到了一个前程,这就是梁山的幸事。

大厅里一阵欢呼声、举杯生,比上一阵的吃喝更猛烈一些。林冲看了看徐宁,心里有些得意。

徐宁眉头紧锁,凑近了问林冲:教头,你当真是为了清君ce才投奔梁山的吗?

水浒传梁山五虎将武功最高的,是大刀关胜,还是豹子头林冲?

林冲当然知道自己不是这样,刚才宋江说话时,他就觉得有些不妥,只是能够被宋大哥作为有代表性的人提到,林冲还是挺高兴的。

徐宁的话让林冲没有了高兴的劲头,闷闷地喝了一杯酒。

宋江说的第二点和第一点相反,关胜投奔梁山,是关胜本人的幸事。这里有大量的兄弟,有志同道合的兄弟,比如花荣;有武功相当的兄弟,比如林冲;有名声显赫的兄弟,比如鲁智深;有家世渊博的兄弟,比如呼延灼,关胜兄弟只要还在朝廷为guan,不管在哪里,都不会有这么多的兄弟,因此投奔梁山也是关胜的幸事。

大伙又是一阵欢呼和豪饮,大厅的气氛浓烈而亢奋,这个时候如果让谁为了兄弟们去死,会有人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并且真的赴死。

热闹之后,很多人自觉地安静下来,等着宋江的第三句话。宋江亲和地笑笑说:我要说的第三句话是,关胜将军是名门之后,他的到来,不仅带来了名门之后的风采,更会默默地教会我们怎么成为名门,怎么教育后人。

大伙有些发懵,不太理解宋江这句话的意思。那么就笑吧,哈哈哈,笑不够就叫吧,好耶好耶的声音不绝于耳。

宋江笑嘻嘻地走到关胜面前,和关胜干了一大杯,两个并肩而立,笑对兄弟们,齐齐地把手中的大酒杯倒过来冲着地上,意思是我们干了,干了!

兄弟们也纷纷举杯。

大家都知道,宋江说完,就该轮到军师吴用了。

果然没一会,吴用说话了,他盛赞了关胜的武艺和韬略,深刻地指出,关胜不愧为一个胜字,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关胜代表着胜利,胜利是通向成功唯一的道路,那么关胜就代表着成功,有关胜在,梁山的事业一定会成功的!

大伙感觉吴用说得太好了,大干了三五碗。

后面是秦明说话,他盛赞了关胜的仪表,关胜的仪表就是梁山的脸面,关胜仪表堂堂,有关公的风采,这说明我们梁山是忠义之师,也是王者之师,是不败之师,更是千古之师大伙赞叹不已,不知道是赞叹秦明,还是赞叹关胜。

关胜乐呵呵地和秦明喝了一大碗,两个人勾肩搭背,面对众位兄弟,摆出了剪刀手,嘴里怒吼着:耶

随后是呼延灼发言。作为把关胜擒住的呼延灼,他克制住心中的得意,带着几分小心,用非常日常的口吻说:

我其实不是关胜将军的对手,之所以能将关胜将军擒获,主要是宋大哥和军师的计策很好,我照办就是。如果换成关胜按照军师的计策行事,不要说我呼延灼,就是十个呼延灼也被关将军擒获了,关将军了不起啊!

#p#分页标题#e#

我最为佩服的就是关将军的胡子,长髯飘飘,充满了对人生的认同感,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长髯让人想到关公,而关胜兄弟就是关公的后人,这说明关胜兄弟一直把先人放在胸口,放在心头,这种敬畏是我们很难做到的,但必须要做到,关胜兄弟的到来让我们每个人都想到了先人,我们是后人,要记住先人,我们也会成为先人,要让后人记得我们

呼延灼说话的时候已经喝了很多的酒,所以他的话有些语无伦次,大伙都也能理解,纷纷喊关胜,让他和呼延灼大喝三杯,一敬梁山,二敬兄弟,三敬先人,也就是关羽和呼延赞等人。

徐宁一直唉声叹气,林冲受他的影响,也觉得难过。两个人没有像其他很多兄弟那样站起来大碗喝酒大声喝彩,而是越来越低矮,窝在那里不动。

徐宁不断和林冲干杯,然后问:感觉如何?

林冲苦笑一声,不说什么。

另一个人赞颂关胜时,徐宁又问林冲:教头感觉如何?

林冲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不说什么,长长地喝了一碗酒,足足一斤那么多。

又一个人赞美关胜时,徐宁自己叹口气,问林冲:教头还好吧?

林冲突然之间留下了一滴眼泪,连忙用酒碗遮住脸,再朝碗里狠狠吹一口气,一片酒溅了林冲一脸,成功地遮住了眼泪。

林冲说:我喝得有点多,要出去走走。说完站起来朝大厅外面走去。

刘唐说:教头,马上就轮到你说话了。

林冲笑笑说:刘唐兄弟,我嘴笨,就不说什么了,你帮我说说吧,随便说,相信关胜兄弟也不会责怪我的。

不等刘唐答应,林冲就走出了酒席。背后是兄弟们林立的后背,林冲看了这一大片背影,然后往前走去,没几步他真的栽倒在地,一点点往忠义厅外面爬去。

徐宁赶紧冲来扶起林冲,嘴里不停地抱歉说:教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刚才我听花荣兄弟在盛赞关胜将军的眼神,花荣说他因为每天练习射箭,所以眼神还算不错,也特别在意别人的眼神,他就发现关胜将军的眼神与众不同,非常的有内涵,而且有热情,有底蕴,有抱负

林冲见自己已经置身大厅之外,就肆无忌惮地啊了一声,这一声不是哀叹胜似哀叹,连绵悠长,底气十足,摄人心魄。

徐宁笑着说:我出来的时候花荣兄弟还在夸赞关胜兄弟,不知道花荣之后,其他的兄弟怎么夸赞关胜,武艺、胡子和眼神都夸奖过了,后面是不是要夸奖关兄弟身高、胸围、气色、鼻子呢,还有马术,还有学问

是啊,关胜全身都是宝啊。林冲附和一声。

徐宁呵呵呵笑了一阵说:教头客气了,教头武艺卓绝,为人正直,你才是全身都是宝。

林冲默不作声,不知道是因为情到深处已哽咽,还是在酝酿情绪。

和徐宁想象中的不同,对关胜的赞美不止于身高、胸围、气色、鼻子、马术和学问,还有衣着、精神、勇气、忠义、治军、天文地理、眉毛、记忆力等等。比如记忆力,关胜刚刚上山就记得了诸多兄弟,是为记忆力超群,大伙一阵赞颂,关胜频频点头致意。

欢迎大会连续开了三天两夜,每个兄弟都醉倒几次回来继续喝,因此林冲的离场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没有再回去,也没有人在意。大伙都醉意十足,一贯沉默的林冲和他的缺席不足以让兄弟们有所察觉。

林冲去了后山的一处悬崖边上,从这里看可以看出去很远,连绵的山丘,隐隐的雾气,视线里但看不清楚的城镇,还有时光的流逝。林冲用眼神感慨,用眼神回忆,也用眼神哀叹。

徐宁站在一边,什么都没说。但他一直不走,林冲觉得有些愧疚,就主动说:徐教头,关胜上山,我真的很难受。

水浒传梁山五虎将武功最高的,是大刀关胜,还是豹子头林冲?

徐宁问,教头不希望关胜将军上山?

不是,他上不上山都和我无关,我难受的是,关胜他只是降将,但是因为他身份显赫,武艺确实不差,所以受到了众人的称赞,一时间成为了一个完人,一切都是优点,毫无瑕疵。

这有什么难过的呢?徐宁笑眯眯地问,看上去很单纯,而林冲也知道徐宁不可能不知道自己难受的原因,他只是诱导自己把话说出来,说出来之后会好过一点。

林冲说:我难过是因为想到了自己。同样是投奔梁山,我是主动前来,但是不被接纳,在王伦的眼中我一无是处,走投无路,还要担心我鸠占鹊巢,对我大加斥责。我的一举一动都是错的,有问题的,不应该的,祸害山寨的,和如今关胜的到来对比鲜明啊。

教头难过的就是这个?

#p#分页标题#e#

这还不让人难过吗,一个人可以因为种种机缘,被别人看成什么都好,事实上他完全不是这样。一个人因为某种际遇,被别人看成什么都不好,全身上下全是问题,收留他只是因为同情和仁慈,事实上这个人也不是这样。同样是人,反差为什么会这么大呢?

教头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被人同情和施舍的?

是的,我林冲并非什么大才,但马上步下,放眼大宋可能也没有多少对手,但是在某些人看来这些都没什么,我一无所长,需要被人同情。关胜反而成了英雄,就要成为山寨的救世主了。

徐宁呵呵一笑说,教头,被人误解而且不加辩解,是人的一种境界。忠臣去国,不洁其名;君子绝交,不出恶声。教头你还是忍一忍吧。会有人赏识你的,不管这样的人多么的少,也不管过多久。要不我们回去喝酒,我们离开这么久,散场的时候应该去去一下,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解。

林冲在徐宁的劝解下回到了酒宴现场,因为连续喝了六十个时辰,几乎所有的头领都大醉,有的人几乎要昏死过去。

只有关胜还保持着清醒,他正在指挥几个兄弟和手下,把各位头领一一送回住处。遇到身体完全不听使唤的头领,关胜会亲自撸起袖子、弯腰,轻柔地把他抱起来,放在软绵绵的担架上,让人抬走。关胜会反复叮嘱抬担架的人,要小心,轻抬轻放,不要碰到磕到,最好不要吵醒他。

见到林冲走过来,关胜快步上前说:林教头,你没事吧。我见你中途一直都不在喝酒,是不是喝得不舒服,还是吃得不舒服,你现在气色很不好,要不要躺下来,我给你捏捏肩膀啊。

林冲一阵疑惑,周围的几个小卒见关胜这么说,频频点头,脸上露出了赞许的表情。看看他们的样子,相信不出三五日,关胜礼贤下士、甘当绿叶的美名会传遍山寨。

林冲突然发现,就算自己是最委屈的那一个,而关胜是最得意的那一个,但是关胜还是会比自己顺利和舒服,他一定会善终,而自己很难。人不会因为遭受冤屈而变得好运,或许还相反。人也不会因为一帆风顺而变得突然艰难,一样还会相反,会越来越顺。

这正是林冲郁闷的原因,最根本的原因。

想到这里,林冲挤出一丝笑容对关胜说:关将军照顾各位兄弟辛苦了,应该我给你捏捏脚捶捶背才对啊。

关胜的脸腾的红了,虎躯忍不住扭动了几下,凑近林冲的耳朵说:教头,能不能等我忙完,晚上我去你那里如何

林冲夺路而逃,直奔后山的隐蔽的悬崖边上,连续四天都不敢回到自己住处。


栏目导航
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