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孟熙】陈毅鲜为人知的家世背景 陈毅的国民党将军哥哥 - 世界之最
世界之最,未解之谜,UFO外星人,怪异搞笑,图片视频尽在最有料分享网

世界之最 > 奇闻异事 > 【陈孟熙】陈毅鲜为人知的家世背景 陈毅的国民党将军哥哥

【陈孟熙】陈毅鲜为人知的家世背景 陈毅的国民党将军哥哥

作者:世界之最
来源:网络整理
日期:2021-01-11 10:42:45

     陈毅    陈毅是尽人皆知的新中国开国元帅,但咱们队他的家世背景却不甚清楚,陈毅有堂兄弟三人:陈修和、陈世泽、陈世亨。亲兄弟三人,陈毅是老二,兄陈世禄,字孟熙;弟陈世勋,字季让。还有四个亲妹妹。顺便是他那两位曾是国民党将军哥哥给陈毅的革命事业形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呢?    同赴法国勤工俭学    因为年岁相近,陈毅与陈修和、陈孟熙接触较多,感情也深;其次就是陈季让了。    1918年3月,陈毅和陈孟熙双双考进中国留学勤工俭学会成都分会留法准备学校。1919年春,陈毅兄弟又都考入前30名内,各取得四川省政府旅费津贴400元。1919年6月初离川,在上海登上“麦浪”号海轮,启程赴法国。10月10日到达法国北方大港马赛。    到法国不久,陈毅和陈孟熙被安排到蒙达尼公立中学。陈孟熙和聂荣臻同一张课桌。“勤工”,并不是设想中的容易事,候工三个多月后,兄弟俩终于进了“法国二百家族”之一的施奈德公司当杂工。陈孟熙是油漆工,陈毅是钳工。“俭学”却成为泡影,因为他们加入里昂中法大学抗议法国当局的斗争,陈毅兄弟俩完结了“东方文化”的最后一课。    1921年10月,他们与102名中国先生一同被法国当局“驱逐入境”!陈毅在“波尔特加”号邮轮上,收回了愤怒的吼声:文化的母亲呀,你试想,你这葡萄色的文化,终究能造出什么佳酿?    人各有志兄弟离别    1927年5月,陈毅到了武汉。这时,陈修和、陈孟熙和陈季让都在武汉。陈修和与陈孟熙于1925年在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陈修和学炮兵科,陈孟熙学政治科。陈季让则考上迁到武汉的军校第六期,兄弟们不测相聚。    正值风雨如磐之时,兄弟们常常见面,政治见地各不相反,常常争执,但感情却很亲密。陈孟熙由于与陈毅的见地不同,曾竭力劝他脱离共产党,他坚定不肯。因理由不充足,说不过陈毅,哥哥被陈毅驳斥得大哭起来,后果也未动摇陈毅的意志。陈修和看到这一点,感到阻止陈毅革命,只要徒伤兄弟们的情感,赞同各走各的路。    不久后,汪精卫宣布“分共”,白色恐惧覆盖武汉城乡。陈孟熙预备投入四川军阀刘存厚部,陈修和信心去上海搞造船工业。陈毅让陈季让回四川教书,本人则赶去南昌加入“八一”起义。    在陈修和分开的那天,陈毅送他到武昌江边码头。陈修和只说了一句话:“请释怀,为兄的决不做对不起二弟的事!”然而在长期的政治斗争激流里,一集体的行退路线有很多制约要素,他当过蒋介石侍从室的副官,又被派去法国学习军械制作……    不测得知胞兄消息    1929年3月下旬,陈毅率领新编的红四军第一纵队,驻在江西瑞金左近的一个地主家里。地主的书房里,四壁上糊满了报纸。陈毅很久都没看到过报纸了,他叫苦不迭,凑上板壁浏览起来。    让他更为惊喜的是,居然还是1月份的《新报》!还有一个相熟的名字:“陈孟熙”!此时的陈孟熙已是刘存厚的少将,驻上海的代表,于是,陈毅辗转与他取得了联络。    当年8月26日,一艘英国轮船到达上海。化妆成工人的陈毅正预备挤进最杂乱的人流里混下船去,忽然发现陈孟熙和陈修和一式西装革履,胸佩“淞沪警备司令部”徽章,登上船来。“共匪”陈毅跟着他们顺利经过稽查口,驱车到了福州路的新苏旅馆。陈孟熙已在一层包租下一套房间,让陈“共匪”住里间,陈少将住外间,陈修和只管回兵工厂,却也常去关照。兄弟几个还在上海照相馆照了张合影。    原来,8月间中共地方来信,要红四军派人去上海加入政治局召开的军事会议,汇报红四军情况。红四军决议派陈毅去上海,他在厦门候船去香港转上海时,给孟熙发了一封快信,通知了大致的船期。所以陈毅在国民党统治下的上海失去诸多方便。    10月1日,陈毅安全分开上海。兄弟一别,又是20年……    “中将”厂长率部起义    1946年3月间,蒋介石电召陆军总司令部和兵工署驻昆明办事处处长陈修和到南京。蒋介石问了陈修和关于云南部队的装备情况当前,又问他和陈毅的关系。在陈修和向蒋介石报告了当前,蒋介石接着对他说,应以党国为重,并批示他写信给陈毅,设法把陈毅拉到国民党这边来;假设陈毅肯过来,当以山东省主席兼团体军总司令重用之。    陈修和当时就对蒋介石说,陈毅对共产主义的信奉很坚定,把他拉过来恐怕办不到;如以国共合作为前提,与他停止交谈,还不致受到拒绝。    束缚军兵临沈阳时,蒋介石一方面对陈修和许诺,让他升任兵工署署长,一方面严令拆迁和破坏沈阳兵工厂,都被陈修和顶住了。沈阳易帜前夕,蒋介石派飞机接陈修和南下,还是没有如愿。沈阳兵工厂由陈修和领头护厂,束缚军接纳后,陈修和任厂长,三天做好预备,第四天立即开工。修好了仅有的几门155毫米重炮,在天津、太原战斗中起了很大作用。紧接着,朱德总司令又委派陈修和到上海,联系那些留在上海的兵工技术人才。    陈修和到上海后,联系了200多人,又随束缚军第二野战军进军东北。他在与邓小平交谈中,不只筹划了兵工消费,也画出了川渝铁路的蓝图。1949年10月21日,新中国总理周恩来任命陈修和为地方技术治理局副局长。    不久,陈孟熙和夫人也到了上海。陈孟熙当过国民党第43军26师政治部主任,在国共和平中任川西师管区少将副司令官,1949年12月在四川乐山率部起义,作为起义将领被安排在上海工作。

  陈毅


--------★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刘喜奎】梅兰芳和名伶刘喜奎鲜为人知的秘密情感

提及梅兰芳的感情生存,大少数人都知道他生命中曾经有过三个女人,王明华、福芝芳、孟小冬,很少有人提到另外一个女人,刘喜奎。这是什么缘由?是他俩的恋爱太秘密,还是由于他俩相爱的工夫极为短暂?或许两者皆有吧。

曹禺在1980年的时分,著文这样说:现在戏剧界很少有人提到刘喜奎了。但是在一二十年代,她可是红透半边天的名坤伶,是惟一能跟谭鑫培、杨小楼唱对台戏的女演员。她比梅兰芳小一岁,1895年出生于河北,自小学习河北梆子,起初兼学京剧。在梅兰芳大量排练古装新戏时,刘喜奎在天津也参与演出了不少新戏,有《宦海潮》《黑籍冤魂》《新茶花》等。

就目前现存材料,梅兰芳和刘喜奎首次同台演出,大约是在1915年。当时,袁世凯的外交总长陆徵办堂会,几乎邀集了北京的一切名角儿,其中有谭鑫培、杨小楼、梅兰芳以及刘喜奎。四人的戏码分别是《洪羊洞》《水帘洞》《贵妃醉酒》《花田错》。此时的谭鑫培年事已高,而梅兰芳已经崭露头角。因此,演出后,谭老板感叹道:我男不如梅兰芳,女不如刘喜奎。

确实,这个时分的刘喜奎,已经唱红了北京城。听说有她演出的包厢,大的100元,小的50元。有的戏院老板跟她签演出合同,不容讨价还价,间接开出每天包银两百的高价。她的个性很独特,视金钱为粪土,她说:我终身对于钱,不大器重,我以为钱是个外来之物,是个活的货色。我又不想买房子置地,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的兴味是在艺术上多作一点,并且改革一下旧戏班的恶习。

对钱如此,面对势力,她则不骄不躁。初入北京,她曾被袁世凯召去唱堂会。袁二公子对她百般纠缠,她嗤之以鼻;袁世凯想让她陪客打牌,她严词拒绝;袁三公子扬言:我不结婚,我等着刘喜奎,我要等刘喜奎结了婚我才结婚。她不加理睬。身处如此简单的环境中,她据守着自尊,保持着纯洁。她公开本人的处事准则:不给任何大官拜客;不灌唱片;不照戏装像,也不照便装像;不做商业广告。她特立独行、自尊自强的个性,遭到梨园界人士的尊重,更遭到梨园长辈老艺人的喜欢。田际云和票友出身的孙菊仙就是其中之一。

在京剧老生行,有前三鼎甲、后三鼎甲之称,孙菊仙(1841-1931)就是后三鼎甲之一。他是天津人,名濂,又名学年,号宝臣,人称老同乡,因身体颀长,又被称孙大个儿。他出生于1841年,比梅兰芳、刘喜奎年长半个世纪。45岁时,他被选入宫廷升平署,时常进宫唱戏,长达16年。在宫中,他岂但戏唱得好,也很会说笑话,所以十分受慈禧钟爱,常被恩赐。

官方传说,光绪皇帝也很欣赏孙菊仙,由于孙菊仙也能反串老旦,所以赞他为老生、老旦第一人。每逢孙菊仙入宫唱戏,光绪皇帝总是亲身入座乐池,替孙打板伴奏。这样的待遇,恐怕只要孙菊仙享有。庚子年,他的家在八国联军的烽火中被焚毁,两个妻子随后相继去世。国破家败,孙菊仙心灰意冷,携子孙南下上海,与人合办天仙茶园、春仙茶园等。这个时分,他根本脱离了舞台。民国当前,他偶尔重返北京,加入一些任务戏的演出。

田际云和孙菊仙很为刘喜奎的处境担心,不约而同地以为应该尽快让她嫁人,以便解脱不怀好意的人的纠缠,但他们又不情愿看着年岁微微又有大好艺术出路的她过早地分开舞台。想来想去,他们想让她嫁给梨园中人。田际云想到的人,是昆曲演员韩世昌;孙菊仙想到的人,就是梅兰芳。相对来说,刘喜奎更偏差梅兰芳。理想上,他俩确实有过短暂的恋爱教训。

关于两人恋爱的工夫,据刘喜奎本人回想,是在她20岁的时分,也就是大约在1915年左右。她说:我到二十多岁的时分,名望也大了,成绩也就简单了,首先就遇到梅兰芳,而且他对我热爱,我对他也有好感。这时,梅兰芳在通过两次赴沪演出,又创排了几部古装新戏后,名声大振。一个名男旦,一个名坤伶,在外人眼里,是相当般配的。那么,他们为什么又离别了呢?

显然,这个时分的梅兰芳是有家室的。他们的离别,有没有这个缘由呢?刘喜奎在事后的回想录中说到他俩的离别时,并没有提及这个缘由。理想上,虽然这是刘喜奎的第一次恋爱,恋爱对象又是名旦梅兰芳,最终却是她本人提出了离别。之所以如此,她这样回想说:我通过再三地痛苦地思考,决议就义本人的幸福,成全他人。

梅兰芳问:我不娶你,他们就不加害于你了吗?

刘喜奎说:宁死不屈。

梅兰芳缄默了片刻后,说:我决议尊重您的意志。

#p#分页题目#e#

于是,两人就分了手。对于刘喜奎来说,这成了她终身中最遗憾的事。许多年当前,她回想起这段教训,这样说:我拒绝了梅学生对我的谋求,并不是我不爱梅兰芳学生,雷同,正是由于我非常热爱梅兰芳学生的艺术,我知道他将来会成为一个平凡的演员,所以我忍着极大的痛苦拒绝了和他的婚姻。我当时只管年轻,可是我很明智,我剖析了当时的社会,我感到假设他和我联合,能够会毁掉他的出路。

遗憾归遗憾,但刘喜奎说她素来不悔恨。从那当前,她不断默默地关注着梅兰芳。当梅兰芳在抗战期间蓄须明志时,她由衷地佩服;当梅兰芳享誉世界时,她感到骄傲和自豪。在她隐姓埋名走南闯北近40年后,被请了进去,到中国戏曲学校当了传授。这个时分,她和梅兰芳重新见了面。朝鲜和往常,他俩又同台演出。时过境迁,往事如烟,过去的所有,都成为了曾经。


栏目导航
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