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两颗大龅牙,如果不是天生的,后人画上去有啥寓意吗? - 世界之最
世界之最,未解之谜,UFO外星人,怪异搞笑,图片视频尽在最有料分享网

世界之最 > 奇闻异事 > 孔子两颗大龅牙,如果不是天生的,后人画上去有啥寓意吗?

孔子两颗大龅牙,如果不是天生的,后人画上去有啥寓意吗?

作者:世界之最
来源:网络整理
日期:2021-01-03 18:59:41

孔子是大思维家、政治家教育家,前人尊之为圣人、至圣、至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万世师表等等,是中国文明的次要代表符号之一。史记记录,孔子身长九尺六,李零学生等人依照0.231的系数,推算出孔子身高应该古代人2.2176米左右的身高,由此看来,孔子是一个十分魁梧的伟男子。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此一位伟男子,长相应该不是很差的,加之历代君王圣人的画像都是画师们经过美容技法画下来的,像孔圣人这样的天下武官祖,历代帝王师,更应该丑化一番,这样才显得与他的崇高位置相婚配。可是很遗憾,孔圣人他老人家的画像却不咋地,大大的脸盘上,还长着两颗大大的门牙,不知为啥这般玩弄祖先?

其实不然。由于他老人家的长相的确特殊,除了本身条件外,还有前人们的一些特殊讲究,暗含着一种特殊意义。

推荐阅读:【图】苏联解体对中国的影响介绍 如果不解体世界将会

孔子两颗大龅牙,假设不是天生的,前人画下来有啥寓意吗?

孔子长相不难看

不少史书上都记录着孔圣人的长相。荀子是距离孔子比较近的历史人物,他自称为孔子的嫡传,他的记录应该最靠近理想。他在《荀子》一书里,就提到孔子的长相,他说仲尼之状,面如蒙倛。

蒙倛是啥?

蒙倛是一种神像,现代人在腊月里辞旧迎新时,用来驱疫逐鬼的。往常也用来出丧。这种神像脸方而俊俏,发多而杂乱,形甚恶,貌甚丑。就像捉鬼的钟馗那样凶神恶煞,不然,恶鬼咋会怕他?韩侍郎、葛洪、韩愈等笔下都有过关于蒙倛的记录,意思都一样,都是用来描画某人俊俏的。

由此可见,孔圣人只管身魁伟,但长相简陋,狰狞吓人。

孔子两颗大龅牙,假设不是天生的,前人画下来有啥寓意吗?

司马迁还嫌不够,在《史记》上又给本已俊俏的圣人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说圣人的名字来历就是由于他的头长得异常,故名。他是这样写的:生而首上圩顶,故因名曰丘!

圩就是低洼,失常人的头顶是中间高而四周渐次低下,而孔圣人的头顶是中间有个凹坑,是四周高而中间凹,就是说孔圣人的头骨间凹上来一块。可见孔子除了长相俊俏,头形也有成绩。

与司马迁同时代的另一部书《孝经钩命诀》,更是把孔子描摹的苦不堪言:仲尼海口,牛唇,舌理七重,虎掌,龟脊,辅喉,骈齿。

孔子两颗大龅牙,假设不是天生的,前人画下来有啥寓意吗?

孔子大龅牙玄机何在

史书记录的就是那些毛病,但为何前人又给他添加了两颗大门牙呢?假设说,孔子的长相确如其实的话,那么两颗大门牙则是前人们丑化的后果,这种丑化是大有玄机的。

那两颗凸显的大龅牙,不是谁想有就能有的,装上的也不行。这种大门牙在现代叫做骈齿,骈,二马并列也,成双成对的意思,骈齿就是两颗牙齿堆叠,俗称龅牙。但这种龅牙不是随意什么人都能长的,它只能长在君王或圣德者的口中,是圣人的专属物,代表着圣人的神圣笼统。

因此即便孔子没有龅牙,也得给画进去。若是一般百姓,若是真的长了这两颗龅牙,也得给拔掉,不然就会亵渎了圣人的笼统。

不仅是孔子,史书上关于龅牙的记录有很多,《竹书纪年》、班固《白虎通圣人》《孝经钩命决》等均无关于帝喾、武王姬发、孔子、南唐后主李煜等人大龅牙的记录。凡所记者,俱皆上德圣人的半神半人之像。仅仅长有重瞳异象的圣人、奇人就有仓颉、虞舜、项羽、吕光、鱼俱罗、李煜等。

孔子两颗大龅牙,假设不是天生的,前人画下来有啥寓意吗?

仓颉重瞳

为何要把圣人描摹得那么俊俏

现代神话皇权血缘、圣人血缘,为强调本人血缘的高贵,都宣称本人是昊天大帝之子,是代表入地来治理臣民,代天宣化、替天行道的,推戴他们就是逆天叛变。

神化的作用就是经过对君王的神化,赋予他们既奥秘、高大、模糊,又合乎人们心思希冀的色调,以达到威加天下、德布四海、群臣服膺、万民敬畏之目标。

在谶纬里,现代帝王如伏羲、神农、黄帝,以致孔子、老子等身份、禀赋、性格均被描述得非同寻常,要么龙身人面,要么重瞳垂耳,总之,必须有凡夫俗子所不具有的特殊性。

这也就是为何孔子被画出大龅牙的意图所在

孔子两颗大龅牙,假设不是天生的,前人画下来有啥寓意吗?


--------★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如果李世民把唐僧吃了,现在会不会还是贞观之治?

  #李世民好傻#感觉李世民真实是太傻了,长生药近在眼前都不知道。等唐僧取经归来,徒弟们各自遣散,嘿嘿,间接把唐僧吃了或强制他割块肉,不就可能长生不老了。要是真成了,没准如今还是贞观之治呀。而我已经被李世民娶了吧!!!

  #李世民好傻#感觉李世民好傻,他当时假设不派唐僧去取经,而是把他吃了,咱们如今还是大唐乱世啊!而且唐朝以胖为美,预计我也算个大美女,就不用每天为减肥苦恼了(┬_┬)

  如果李世民能长生不老

  其真实切实的历史中,李世民晚年还真谋求过长生不老。据《资治通鉴》等史料记录,为了帮皇帝万万岁,王玄策从天竺带回过一位方士,名叫罗迩娑婆寐,据称有长生之法。这时唐太宗已病入膏肓,医石罔效,一听有这么位活神仙,那就试试吧,死马当活马医,万一能成呢。于是依照巨匠的要求,派人赶赴各地求取奇药异石。费了好一番时间,药终于炼好了。李世民迫不迭待地服下仙药,两个月后:驾崩。

假设李世民把唐僧吃了,如今会不会还是贞观之治?

  (昭陵壁画)

  不出所料,唐太宗求药以失败的终局而告终,要是胜利就见鬼了。生老病死,人造规律,黎民百姓不能避免,帝王将相也无奈例外,这一点是十分偏心的。但假设非要做这个假定,李世民就是在死亡前夕突然获得了长生不老药,那么贞观之治真的可能间断上千年吗?对此,有人摇了摇头,给出否定的答案。由于晚年的李世民已经不是贞观初年的那个他了,在政绩始终取得的同时,李世民鲜克有终,身上的毛病始终暴显露来,令人蹙额兴叹。这点连他本人都承认,贞观二十二年,也就是去世的前一年,李世民语重心长肠对太子说:

  汝当更求古之哲王认为师,如吾,无余法也。夫取法于上,仅得其中,取法于中,未免为下。吾居居位已来,不善多矣,锦绣珠玉不绝于前,宫室台榭屡有兴作,犬马鹰隼无远不致,行游四方,供顿烦劳,此皆吾之深过,勿认为是而求法之。

  李世民当着儿子的面表达了最后的忏悔,这二十几年来,做得不好的理想在是太多了,宿愿身负重担的李治千万不要向本人学,要学就学现代的圣贤们。那么晚年的李世民到底是什么情况呢?要答复这个成绩,咱们无妨仍然以唐太宗前期的座上宾玄奘法师为线索,跟着他的足迹提醒出晚年的唐太宗。

  增建行宫:就是这么土豪

  通过整顿可能发现,李世民好几次接见玄奘都是内行宫里。贞观十九年二月,在洛阳宫仪鸾殿,单方停止人生第一次会面,帝迎慰甚厚。贞观二十二年春,唐太宗移驾玉华宫,六月,派人约请玄奘,法师还在途中时,李世民三番五次派人提示玄奘:巨匠走慢点,别太累了。真是暖男啊,等到玄奘到达行宫,唐太宗引见了建造宫殿的理由:朕在京苦暑,故就此山宫,泉石既凉,气力稍好,能览机务。贞观二十三年,李世民又带玄奘去了另一个行宫:翠微宫,解决完国事之余,二人谈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西域新闻,见玄奘才华横溢、谈吐不凡,李世民相见恨晚,决议留玄奘在宫中住宿,以备咨询。五月份,唐太宗驾崩于斯,玄奘目睹了整个过程。

假设李世民把唐僧吃了,如今会不会还是贞观之治?

  (翠微宫)

  早在大业初年,隋炀帝派杨素、宇文恺役使两百万人营造东都,把洛阳宫建造的富丽堂皇、美轮美奂,只是好景不长,不久大规模农民起义迸发,洛阳宫毁于烽火。等到唐太宗即位之初,接手的是隋末大乱留下的烂摊子,内部户口锐减、民生凋敝,外有强大的东突厥入侵,正是危殆存亡之秋,渺小的压力迫使李世民力行勤俭,不准添造宫室。可是好景不长,等到颉利可汗被俘,经济情势稍有好转,他又末尾破戒了:决议修复洛阳宫。这时大臣戴胄上书劝谏:丁役既尽,赋调不减,费用不止,帑藏其虚。且洛阳宫殿,足蔽风雨,数年功毕,亦谓非晚。若顿修营,恐伤劳扰。劳能源无余,国库充实,请陛下体贴下民力财力吧。唐太宗只管嘉奖但照修不误。

假设李世民把唐僧吃了,如今会不会还是贞观之治?

  (玉华宫)

  除了洛阳宫以外,九成宫、飞仙宫也是同期落成的。带玄奘去的翠微宫、玉华宫则是其晚年所建。贞观二十一年,唐太宗觉得长安严冬难耐,下令营造翠微宫;入住不久,又嫌翠微宫险隘,不能容于百官,遂下令在凤皇谷修建玉华宫,虽然开工前对勤俭一事三令五申,后果却是苞山络野,所费已巨亿计。接连修造离宫别馆,一来是由于晚年身材不大好,受困于心脑血管疾病,需求一个良好的环境疗养;二来是得意于本人的执政成果,觉得是时分停止享用了,于是不恤民力、讲求奢华的事就发生了。几十年前隋文帝也是这样,开皇年间身体力行,疯狂强调理俭,大兴城的皇宫里都看不到什么金器,可是到晚年,隋文帝就住到杨素累死民工、精心营造的仁寿宫吃苦去了,历史何其相似。

  谦逊纳谏:朕做不到啊

#p#分页题目#e#

  唐太宗青睐纳谏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相信许多人小时分就有所耳闻。尤其是他跟魏征之间的那些小故事,几乎是人尽皆知。而理想上,这只是一段工夫唐太宗的态度,正如魏征在贞观十一年《谏太宗十疏》中写的那样: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一段工夫从善如流容易,一辈子要做到恐怕就难于上青天,唐太宗也是如此。等到武功文治之后,大唐蒸蒸日上,西域国家送来了天可汗的名称,李世民意里就末尾飘飘然了。先是只能勉强听进意见,等魏征等硬骨头去世后,罗唆就不太听得进大臣们的意见了,许多想提意见的大臣也犹疑起来,万一皇上发火要我的命怎样办?贞观十八年,唐太宗对大臣们说:朕今提问,欲闻己过,卿等须言朕愆失。有什么令大伙不称心的说进去吧。后果长孙无忌、李勣、杨师道说:陛下圣化致太平,臣等不见其失。您老人家这么圣明,咱们都看不到错。只要刘洎和马周提出了意见,说陛下看到不合圣意的上书,常常当面斥责,赏罚也是喜怒不可遏,这是十分不利于拓宽言路的。

假设李世民把唐僧吃了,如今会不会还是贞观之治?

  (长孙无忌)

  唐太宗怎样能够没有一点过失?他又不是神。可见大局部朝臣已经抉择明哲保身,怕触怒天威,落得个杀头的下场。也是,由于几句话终身致力付之东流,着实不值。毕竟民主时代,伴君如伴虎;多磕头,少谈话,至少无过。其中长孙无忌更是青睐迎合太宗的旨意,曾说:陛下文治文德,逾越古今,发号施令,事皆利物臣顺之不暇,实不见陛下有所愆失。后果马屁拍过了头,被李世民看进去了,批判道:朕冀闻己过,公乃妄相谀悦。意思是长孙无忌鬼话连篇,阿谀奉承。长孙无忌如此善避嫌疑,首先是看出李世民已经远非贞观初年的李世民,他的心坎充满了自傲与猜忌,少与之对着干可能保全本人。还有就是太子已经确定,不出意料的话长孙无忌就是未来的百官之首,所以在太宗晚年他绝对不能犯一点小错,削减变数。雷同,应该让太宗皇帝开开心心肠入土为安,否则美好的仕途很有能够就化为乌有了。

  频繁征战:百姓尴尬重负

  李世民第一次见玄奘之所以在洛阳,缘由是他即将北上,征讨高句丽。他还让玄奘将西行求法的所见所闻编写成书,也就是那本驰名中外的《大唐西域记》。在贞观前期,唐太宗并没有中止对外征讨的步伐,雷同,和平的发动还更频繁了。回首他的终身,从十几岁到五十岁,几乎都间接或直接的参与了对外征战。晚年李世民征战的对象次要是三个:高句丽、薛延陀、西域诸国,命玄奘法师编写《大唐西域记》用意之一便是为西域征战提供天文知识,毕竟了解那里的人不是很多。通过一番征战,唐军在西域毁灭龟兹,往北消亡薛延陀,只要高句丽一战成为了唐太宗的遗憾。

假设李世民把唐僧吃了,如今会不会还是贞观之治?

  (龟兹遗迹)

  为了毁灭高句丽,龙体有恙的李世民甚至御驾亲征,由于难度比较大,得亲身出马。临行前找到一位退休官员咨询,此人三十多年前曾追随隋炀帝征讨辽东。当问及此战前景时,他说:辽东道远,粮运艰阻;东夷善守城,攻之不可猝下。不看好,次要两个艰巨:后勤保障、敌人守城才能强。可李世民不信服,说:昔日非隋之比,公但听之。今非昔比,你看着吧。没想到还真一语成谶,唐军被挡在安市,行进不得,盛夏又已来临,粮草耗尽,战马损失十之七八。于是不得不班师,回国途中惨遭暴风雪袭击,士卒多有冻死。面对战果,唐太宗悔恨不已,突然就想起了魏征的好,若魏征复在,不使我有是行也!

  虽然折戟成沙,李世民依然没有放弃消亡高句丽的想法。贞观二十一年,敕令宋州刺史王波利等征调江南十二州工天然大船数百艘,以作东征之用;次年六月,唐太宗又感良机将至,预备明年调集三十万大军,一举荡平高句丽。有人以为剑南在隋朝末年没有教训过烽火破坏,日子过得太舒适了,应该让他们造船,出点力,李世民准奏。于是派长史强伟去剑南担任伐木造船,没想到此举惹得民怨沸腾,由于官府逼迫的太急,剑南周边多数民族揭竿而起,中央骚动,物价飞涨,不少老百姓卖田卖地、卖儿卖女都支付不了高昂的造船经费。有知情人士透露:蜀人软弱,不耐劳剧。大船一艘,庸绢二千二百三十六匹。山谷已伐之木,挽曳未毕,复征船庸,二事并集,民不能堪,宜加存养。为了东征人民已经不堪重负,统治上层劝谏人也不少,房玄龄临终前上表说:陛下的文治已经足够了,开疆扩土的行为应该中止,每次处决人犯,你都要重复核查,如今这些兵士都没有罪,干嘛要让他们去死呢!愿陛下许高丽自新,焚陵波之船,罢应募之众臣旦夕上天,傥蒙录此哀鸣,死且不朽。你要是不中止东征,我死不瞑目。

假设李世民把唐僧吃了,如今会不会还是贞观之治?

  (唐太宗时的疆域图)

#p#分页题目#e#

  俗话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频繁的对外和平比拼的不只比是战术、武力,还有经济实力。一系列和平耗费了无数金钱、物资,夺走了将士们的生命,同时加重了老百姓肩上的累赘。唐太宗晚年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对外征战呢?除了武皇开边意未已,好让本人留名青史,还求什么呢?答案是太子。他想要在有生之年尽能够的把大唐的要挟消弭,能不留给李治就绝不留,可是他预见到本人的工夫不多了,紧迫感愈强和平就愈频繁,老百姓付出的代价就更大。李世民终究对李治有什么不满呢?

  太子李治:父皇操碎了心

  一次,唐太宗下诏选良家女空虚太子宫,太子闻讯,派于志宁拒绝了父皇的好意,儿子这态度,李世民也不好强求,说:吾不欲使子孙生于微贱耳。今既致辞,当从其意。你不要算了。于是李世民就想了,怎样衔承受几个女人都这么扭扭捏捏?还是不是男人?我像你这么大都为大唐身经百战了。在他的心目中,李治过于宽厚,不适宜当皇帝,个性与本人截然雷同,有种子不类己的感觉。他曾对长孙无忌说:公劝我立雉奴,雉奴懦,恐不能守社稷,奈何!吴王恪类我,我欲立之,何如?起初又说过一次:吾如治年时,颇不能御常度。治自幼宽厚,谚曰:生子如狼,犹恐如羊。冀其稍壮,自不同耳。


栏目导航
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