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相术大师的故事,特别牛逼的那种相术大师 - 世界之最
世界之最,未解之谜,UFO外星人,怪异搞笑,图片视频尽在最有料分享网

世界之最 > 奇闻异事 > 讲一个相术大师的故事,特别牛逼的那种相术大师

讲一个相术大师的故事,特别牛逼的那种相术大师

作者:世界之最
来源:网络整理
日期:2021-01-01 07:49:29

今天讲讲华山高人。

华山在陕西境内,陕西这个中央,多高人,尤其是玄学高人。

之前讲手相故事时,讲过一个华山的高人。

那还是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刚二十岁的少年。

那时分,我有一个很小的女冤家,在山西师大念书。

山西师大在临汾,我从徐州过去,中间在华山转车,需求在那边住一晚。

那是一个顺便小的车站,山脚下的小旅馆破得像被洗劫过,于是决议夜爬华山。

华山以险著称,夜爬华山就是玩命,不过当时年轻,也不怕,就凭着一股子劲儿往上走,走到半山腰,有老头儿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吸旱烟,长长的烟袋,吸得悠悠哉哉的。

当时月朗星稀,一派光明,我也停上去劳动,和他聊起来。

他说,本人是河南人,是一个相术师,专门给人看相的,这次来华山,是由于他命不久矣,所以来这边看看华山,由于他给本人他批过命,遇华则亡,所以他不断避讳着这里。

如今真要死了,倒觉得这辈子活得太细心了,人这一辈子,总要做点儿轰轰烈烈的事件才精彩嘛,比如从华山上跳上来。

我也大笑,觉得这个老头子很无心思。

老头子也笑,他心境不错,提出给我免费相一下面。

我本不信这个,不过他既然要看,那就看吧。

他看完后,又要看我的掌纹,又让我握住拳头,看看拳纹,最后问了问一下我的名字。

听完我的名字后,他长叹了一口吻,说了声:我本来认为是华山,没想到却是一集体啊!我就笑。

我说,你怕中国这两个字吗?他摇摇头,国家嘛,这集体造不怕的。

我就说,说那不对呀,中国的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里也有一个华字,难道你就不怕了?他猛然一愣,怔在了那里,起初用力拍了拍脑袋说:有情理,有情理!他边说边走,走得极快。

最后,只剩下他吟唱的一首诗传来:玄玄妙门,怪怪山人。

予生自有神仙分,何必寻真?嘿,这个怪人!不过我到底也没有登完华山,还没到半山腰,我就腰酸腿疼,灰溜溜跑上去了。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几年前,我当时讲老黄那个故事时,棘手写了一下,也没当一回事。

没想到,十几年后,又有了新缘分。

前几天,我回到苏州,遇到了一个冤家。

这个冤家也姓黄,咱们都叫他黄馆长。

他对古文明顺便痴迷,曾公费在敦煌莫高窟住了五个月,还跑去国外抄过散失的经卷,还和河南的土夫子关系甚好,常常从他们手里买点儿来路不明的古怪货色。

他的幻想就是搞一个民俗古文明博物馆,所以咱们都提早叫他黄馆长。

黄馆长就忽悠我,说他在河南安阳那边,有一个冤家,收藏了不少极珍贵的殷墟甲骨文,问我要不要一同看看?我本来不情愿去,由于类似的货色,我在潘家园小胖那里也见过,他还有一个渺小的白龟壳,上面雕刻着密密层层的文字,更奥秘。

然而他跟我说,这个是不一样的,由于甲骨文出自殷墟,这个殷墟在安阳,由于安阳是商朝最后的都城。

商朝,是一个十分奥秘的朝代。

中国最早的货币贝币,世界上出土最重的青铜器司母戊鼎,甚至第一支动物军团象兵,都出自商朝。

我就问他:据说商朝的人个子都有二米多高,普通都能到一百多岁,是不是真的?他摆摆手,说这些都是无稽之谈。

他曾经亲口听原殷墟考古队队长,如今的北方科技大学传授唐传授讲过,商朝人平均身高160,平均年龄才35岁,这还是扫除了小孩后的计算,要不然死亡年龄更早。

我说:看来商朝也没啥无心思的中央啊,我还是别去了。

他说:有啊,商朝最善于的,其实还是占卜,他们做小事之前,肯定要占卜。

而且还要人祭,很恐惧,其实就是陈旧的巫术。

听说这种巫术十分灵验,甲骨文里有很多奥秘记录,你想不想看看?我:想啊!他:那你就跟我去安阳!所以我就去了。

我本来认为,这种展会会在那种高大上的博物馆,或许是文明馆,没想到却是在一个村民家里。

是的,就是一个村民家里。

这是一个一般的村民家,院墙甚至是重堆叠叠的石片摞起来的,院子里有一棵很粗的柿子树,深秋了,树上结满了红通通的柿子,像挂了满树的红灯笼,煞是难看。

树下用几条长凳支起来了一个架子,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龟甲壳子,就是甲骨文了。

天南海北的各种专家,有老传授,还有包着白羊肚儿头巾的老汉,大家操着各地的方言,强烈争执着,我齐全听不懂,听说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顶级专家。

起初就来了一个清瘦的中年人,他一来,大家都站起来了,甚至有个坐轮椅的老头子,死活让助手给他扶起来。

那个高人很低调,老老实实地站在前面,细心听大家讲。

我就问我冤家,这集体是谁啊,为啥大家都那么尊重他?我冤家说,不尊重不行啊,你看到的这些甲骨啊,都是人家的!我说,这些货色不都属于国家吗?间接没收!他瞪了我一眼:抢毛毛!他解释了一下,他这些殷墟甲骨啊,是一个鼎鼎小名的国际友人赠送的。

这个国际友人比较了解我们国家,怕这个国家借走不还嘛,你懂得,所以只借不送,名义上还是属于这个国际友人的。

我说:那也不是不能抢,用科研的名义嘛!他说:你懂个屁啊,那个国际友人,是中东一个亲王。

我:亲王不是很有钱吗?怎样就送几个乌龟壳子,不应该送几辆玛莎拉蒂吗?我冤家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你懂个屁啊你!你知道如今甲骨文多值钱啊!2014年,国际上初次拍卖甲骨文,区区20片甲骨,卖进来了5280万天价!我:别拉我,我要去抢几片!正说着,那个中年人却走过来,问了问咱们的名字,就约请咱们去里屋喝茶。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个亿万富翁见我干嘛,莫非看我骨骼清奇,想送我几麻袋龟甲?没想到,一进屋,那人就给我规规矩矩鞠了一躬。

我吓了一跳,认为他要干嘛,连忙扶他起来,后果他死活不赞同,肯定要坚持给我三鞠躬。

我愈加惶恐了。

由于三鞠躬这个,只要在葬礼,或许寺院才会有,也就是敬神佛,或许敬祖先的,哪有给人三鞠躬的,这是要让我折寿啊!后果那人解释,说十几年前,我对他父亲没救命之恩,所以这个三鞠躬,我受得住。

他这么说,我就愈加担心了,由于我确实有救过他父亲啊!他解释,说十几年前,在华山,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求死的老人,寥寥数语,玄妙非凡,一语惊醒梦中人,救了他一命。

我猛然想起当年那件事,细心问了问,才知道,原来今天这个中年人,就是那个老人的儿子。

中年人说,他们家源自麻衣神相一脉,他父亲潜心钻研相术几十年,于相术一道,钻研颇深。

但也由于太过痴迷,反而着了相,他给本人相了一面,发现本人命中犯华,所以几十年内,他们家绝对不容许出现这个字,甚至在他们家收藏的书里,一切这个字,都要用墨涂黑。

讲一个相术巨匠的故事,顺便牛逼的那种相术巨匠


这件事终成心魔,他越来越害怕,最后决议去天下最大的华字所在地华山,想要轻生。

起初在华山,经我劝导,终于废除心魔,之后再无阻隔,终于在相术一道大成。

他父亲临终前留下遗嘱,说救命恩人之后会来寒舍,今天终于等到学生了。

安阳人谈话比较顺便,并不是河南口音,更像山西口音,而且又急又快,我也不太能听懂。

不过我其实不断不太相信这种高人,总觉得像个神棍。

尤其这种相术巨匠,我老联想起老黄那个龇着大黄牙,一脸猥琐的老黄。

既然他把我当成他父亲的救命恩人,那么我也就如实说了,问他相术这货色,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也直抒己见,说其实是没那么神的,所谓的面相,其实也是一门学识。

他举了个例子,你看屠夫、打手,多是丑恶残忍,一脸横肉,其实是由于他们常年处在杀戮、残忍的环境里,成天显露凶狠的表情,一朝一夕,面容也变得残忍了。

咱们看老和尚多慈眉善目,读书人多高傲清雅,勾栏酒肆多烟视媚行的女子,其实都是环境对人的影响,所谓相由心生,就是这个意思。

我想了想,有情理。

我又问他,所谓的面相看人生贫贱,以及吉凶祸福怎样看呢?他说,其实也是一个意思,只是更简单一些。

他问我:假设你看一集体写的货色,再问他几个成绩,能否能大概确定他是否成为一个好作家呢?我想了想,说:这是可能的。

他问:为什么呢?我说:是否成为一个好作家,要看他的教训、三观,以及洞察力,还有对于文字的态度。

你看看他写的货色,再跟他大概聊聊,根本上就能确定了。

他说,对的,咱们其实也是一样。

所谓面相,不光是看,还要问,还要聊,观察对方的想法、态度、善恶、致力水平、谋求的货色,这些综合判别,能力确定一集体的前程命运。

所以,他说,面相学并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货色,这也是一门学识,和木匠、作家、画家、老师一样,也是一门职业。

我想了想,他说得的确有情理。

由于以前拉投资的时分,就据说过一件事。

有个互联网大佬,投资团队顺便有个性。

他见守业团队,只和对方说三句话,说完后,马上决议投或不投,十分有个性。

公司的投资并购部就着急了,由于大佬这样干,跟他们的投资理念不符合啊!他们就找各种时机游说大佬,说老大啊,我们不能这么任性啊,还是要踏虚浮实看看数据、财报这种。

大佬就摆摆手,说他们不懂,说任何数据和财报,都是人做进去的,人要行,怎样都行,人不行,怎样都不行。

后果三年后,大家拿进去两边投资的团队一看,登时傻眼了。

投资并购部严厉挑选的守业团队根本上都死了,然而大佬轻易投资的团队,有一半都活着,而且还活得相当好。

以前我很不理解,想着他就是再牛逼,也不能够三句话,就什么都问进去了啊!如今想想,大佬在问话之前,就先看了他的根本材料,问那三句话,只是想验证本人的一些疑难,验证后,就可能确定投不投了。

这样想想,我就放心了,末尾坐下喝茶,和他闲谈起来,有没有遇到过顺便牛逼的人什么的。

他就说,有啊,太多了,就像送他们家甲骨文的那个亲王,他就是半道崩殂,也就是横死的命。

我就问他,这个半道崩殂怎样看呢?他说,这个简略说,就是你觉得这集体不对劲儿,浑身分发着冷气,印堂这里像是萦绕着一团黑气,看着有点儿发乌,嘴唇是青白色的,让人看着就觉得懊丧。

我说:你这个说得太抽象了,你熬夜一晚上起来,都是这样的嘛!有没有什么简略的法子呢?他想了想,说:也有一个简略法子。

就是你找几集体和他一同合影,然后洗进去,假设一切人的照片都是好好的,就是他本人的照片头脚缺了,或许脸显著比他人黑,那就是十分不对劲儿了。

我想了想,以前也听好多读者说过,有些横死的人,死之前的合影常常会出现这种,看来还真是。

我问他,那你怎样给那个亲王辟劫的?他说,我父亲通知他,让他连忙去买殷墟散失的甲骨文,然后用这些甲骨文盖在屋顶上,就可能避劫了。

我问,这个办法真灵吗?他老老实实地说,龟是玄武,这货色都可能辟邪的,不肯定非要用甲骨文。

是我父亲想要甲骨文钻研,所以让他买的这个,然后他避劫后,就送给我父亲了。

我就哈哈大笑,这真是中国农民式的狡黠了。

我又问他,这些甲骨文能钻研进去什么吗?他点拍板,说商朝最奥秘的其实是占卜,甲骨文大局部都是写的占卜,有些关于国运的推演,有些对于未来劫难的预测这种。

黄馆长连忙问:那有没无关于如今的预言什么的?他就笑了,说谁能预言几千年后的货色呢?大家又闲谈起来,说起他父亲见过的牛逼人。

他说,他父亲见过最高的人,应该是在江西,在一家修缮厂,当时看到那人命格之高,贵不可言。

他当时就说,你是龙游浅水,且冬眠三载,必可一翅冲天,志在西北。

我就问他,还见过命格更高的人吗?他点拍板,还有一个。

我有些吃惊了,问他算什么?他说,并不是他算,是有人拿着他的照片,让帮他算算婚姻。

我吃惊了,他还用算婚姻?他点拍板,说当时他还年轻,家长有些着急也可能理解。

我问,那算的怎样样?他说,千里姻缘一线牵,但看东都武则天。

我细心想了想,还真是有点儿意思。

黄馆长就听不懂了,不停问咱们怎样个意思,咱们都没理他。

又聊了一会儿,咱们要走了。

临走前,他从一个密封的黄铜匣子里,拿进去了一片龟甲,说是他父亲留给我的。

我有些哆嗦,说这个太珍贵了,真是不敢收啊,我怕国家给我借走啊!他就笑了,说这片龟甲不是出自殷墟,上面的文字也不是甲骨文,是他父亲破译的一些预言,记载在上面了。

我愈加奇异了,说你父亲破译的预言为啥要给我,难道里面还有我不成?他就笑了,笑得很奥秘,说老爷子在相术一派已臻化境,他的意图,谁也猜不进去,反正他就遵循父亲的批示做了就行。

我想了想,就收下了。

那个中年人没送咱们出门,只是奥秘得笑,说就不远送了,应该没多久咱们还会再见。

回到苏州,我细心看了看那片龟甲,上面写了各种文字,有象形文字,有小篆,甚至还有阿拉伯数字,乱哄哄的,我看了很久,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算了,先放在书架上吧,当前等缘分吧。

推荐阅读:【图】卢旺达种族大屠杀是一个种族的毁灭,死亡人数


--------★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亮剑》主人公们的人生结局:两个自杀一个下狱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欢畅的歌声;咱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件”。这首深情悱恻的歌,近年来盛行于歌坛乐池,尤其是通过改编了的摇滚版,更是脍炙着青少年一代。

  但是“妈妈”讲的“过去的事件”,终究是什么呢?什么动人的“故事”,深深吸引着咱们“围坐”在月色下谷堆旁呢?原来这首《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件》,本来是还有着一大段的,那便是“那时分妈妈没有土地,全副生存都在两只手上;汗水流在地主火热的旷野里,妈妈却吃着野菜和谷糠;冬天的风雪狼一样吼叫,妈妈却衣着破烂的单衣裳……”

  这就是“妈妈讲的故事”。但是这“过去的事件”,如今被一刀斩掉了,没有了,所以青少年冤家们全把这支歌唱成愉快的乐章,而不知道它曾浸淫的血和泪。关于斩掉“妈妈讲的故事”,言论之间,是有各种说法的,有说斩得不对的,斩掉了这一段,歌曲就不知所云;也有说斩得好的,祥和年代,何必再去提辛酸往事。当然还有一种说法,以为这种“故事”,“并不普遍存在”,“不符合历史的切实”云云———这就不是对一段歌词的探讨了,而触及到了咱们的历史观这样的成绩了。

《亮剑》客人公们的人生终局:两个自杀一个下狱

  从《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件》,想到了滞销的小说《亮剑》。电视剧《亮剑》,我是看了三遍的,李云龙的“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豪迈风格,386旅独立团的“亮剑肉体”,乃至李团长略带一点“匪气”的显明个性,让我热血沸腾。由于“爱屋及乌”,于是便急切找来小说看,才知道电视剧只是截取了小说从抗战到束缚初的一段。那么束缚当前,小说中客人公们的命运如何呢?当年晋东南抗日、打蒋军的“铁三角”,丁伟蒙冤下狱,留下了“早知如此,当初不该加入红军”的吆喝,赵刚偕妻服毒自尽,最后是李云龙带着田雨饮弹自杀……最有戏剧的是,李云龙自杀之后,唯有他束缚和平中的老对手、起初的“国军”金门司令楚云飞为他悼念。楚司令在“对面”为他播放了贝多芬命运交响曲,并以南宋词人刘克庄的《满江红》为他送行———“铁马晓嘶营壁冷,楼船夜渡风涛急,有谁怜?”你看,如许惺惺以惜的相知,如许“发人沉思”的“反差”?

  难怪人们看了电视剧《亮剑》,要热血沸腾,而再看小说,却未免满腹狐疑———古代史上国共两党的斗争,尤其是束缚全中国的革命和平,竟是“坏蛋打坏蛋”吗?中国共产党人走过的迂回路线,果真是“早知如此,何苦当初”吗?这又已经是触及咱们的历史观的事儿了。我相信对于从小喝咱们军队奶水长大、从部队大院里走进去的作者,对于这种“效果”,这种“读后感”,应是始料不迭的,并非他的初衷,只是有意间播种的“跳蚤”吧……

  从一曲歌被腰斩,到一部小说给人错觉,我相信是有助于咱们反思一下历史观的。比如说,咱们正在停止改革,能否象征着过去的革命就“何苦当初”?咱们是要扩开展放,能否象征着过去推翻三座大山就“并无必要”?咱们争取祖国一致,能否象征着过去的革命和平就是“坏蛋打坏蛋”?等等,这些近年来有一些混沌的事儿,还是该当按“实事求是”的肉体副本清源,靠历史唯物主义来搞搞清楚。

  今天的中国正在创始未来,咱们不能数典忘宗。在云朵里穿行着月亮的谐和光阴,咱们也不要遗记,更不要无故地否定“妈妈”讲的“过去的事件”……

《亮剑》客人公们的人生终局:两个自杀一个下狱


栏目导航
新发表